首页 > 生活美容 > 芳香疗法

人类的亚健康,芳香疗法与保健

 人类的演进主宰了这个地球,绿色植物也主宰着人类的生存,同理可证植物的生存可以没有人类的存在,但!人类没有绿色植物可能无法生存在这地球上,地球之上所有的绿色植物生存与人类的生存是密不可分的,亦是说:植物的能量、植物的磁场是人类的能量磁场、频率本质上是共通性的,人类的生存与大地上的花草、树木是共生共存的。在此证明亿万年来,花草、树木、植物给予人类的生存贡献,为何又要强调植物所提炼出来的精油呢?为何不强调中*、西药、健康食品、化妆保养品、调理治疗型的化妆品、生物生化科技产品呢?在此希望人类用智能来看看,植物的生存可以没有人类的存在,但!人类没有绿色植物可能无法生存在这地球上,科技越进步带给人类无穷尽的享受,却也加速了人类毁灭地球的寿命,人类的科技越进步,但越是毁灭大自然生态环境。                

     人类的生命、寿命因为是整个地球上人类共同的在,食、衣、住、行、育乐、科技、医学、生物科技上,不断提升不断的进步,使得人类生命、寿年得以延长,也因而创造了更多的社会及经济的活动与更高的生命价值。健康即是财富,已经不足以形容身体健康的需求了,生命、寿命的延长,意味着我们的躯体对疾病及老化的对抗和预防是越来越艰难了,人类的健康是建立在:脑、身、心、灵、处于全面的平衡与合谐的基础上,1978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年会上声明:“健康”明确的定义是“健康”不仅仅是指没有疾病与体弱的匿迹,而是脑、身、心、灵与家庭幸福的完整状态,这个概念表明医学的目标已经不只是指维持人的生存。               

     人类自生命诞生的开始,从小的细胞到大至内脏器官均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开始老化,加上外在环境逐渐恶化,如环境荷尔蒙.化学物质.自由**改変,又因每个人处在的地理位置不同、气候、温湿度也不同,又每一个人的肤质不同、生活习性不同、饮食习惯、工作压力、精神压力、生活压力、经济压力、婚姻问题、性生活、妇科问题、更年期、隠性病、慢性病。外在因素:病毒传染、流感、口蹄疫、疯牛病、禽流感、空气中的工业污染、汽车尾气排出一氧化硫,水质污染、蔬菜基因改变、农药化学肥料、肉类中的抗生素、激素、西药的副作用、女性朋友所使用:日化线、专业线、保养型、疗效型的化妆品,上述所说的种种数也数不清化学毒素、工业毒素、医药副作用、化妆品工业沉淀毒素,所产生的毒素一半排出体外,部份将**性沉淀于体内,沉淀的毒素一般会引起身体八大系统的失调,首先反应在脸部:毛细孔粗大、粉刺黑头青春痘、脓包、暗疮肝斑黑眼圈红血丝、皮脂膜受损、肤色暗黄、暗黑、淋巴系统阻塞,都所反应在脸上。在身体上:每天在身体上很累、心里上也很累、情绪紧张、记忆力差、工作无法集中精神、晚上容易失眠、不好入睡、手脚冰冷、食欲不佳、过胖、过瘦…等…等。以上都是很明显与我们人体八大系统,系统之间是环环相扣密不可分开的。..等等,更加速了老化的过程,因此癌症.心血管疾病等均是我们朗朗上口的头号杀手,而免疫力的降低及传染疾病危害.精神紧张和压力无时无刻挑战着我们的健康,因此可知如何保健身体健康 是一项重要的课题。

 

     芳香疗法是属于自然疗法学领域的一部份。芳香疗法的基本原理和针灸治疗、药草植物医学、顺势疗法等,有共通之处,都是根据人类在生活中对自然界的了解所形成的。顺着自然界万物的平衡原理,相互呼应,以维持生命本质的平衡。生命的本质是**无形的,我们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甚至无法透过**形式去分析它。然而,我们大家都相信,太阳明天还会在天空升起,花还是会在春天绽开,生命力并未以任何形式存在,却存在于一切周遭事物中。生命力,中国人称之为「气」;印度人称之为「帕那」;西方人把它叫做「能量」。无论如何称呼,每个文化都是指相同的东西,相同的生命力,也就是维持我们每个人在每天的每一分钟存在的力量。这种相同的生命力,也在每个植物中,以不同的方法展现着。就如我们每个人都有自我的个体特色,那么每一种类的植物,也有个别不同的性质及个别的特色。

 

     萃取植物的芳香精油,便是将植物的个别特性分隔出来,而这是一个需要小心处理的大工程。因为生命力是非常敏感细微的东西,如果稍加损伤,它便会失去大部分的活力。不但在萃取时要格外小心,在保存上,如果受到越多化学方面或物理方面的影响,芳香精油就会丧失越多的能量及有机协调性。幸运的是,萃取芳香精油*主要是为了保留植物体的香精,因此在萃取过程中,会谨慎不去损坏香精的气味,而这样的保护措施,正好可以确保精油生命力的保存因为芳香精油是属于有机物质,能够和我们的身体和谐地互动。它们在人体内会产生正常化的作用,而不是产生与人体自然循环相违背的不良作用。以大蒜和牛膝草为例,它们对调整高和低血压皆有利,这在化学合成药物中,是不可能有的,这就是为什么机物质比较无害的原因;而且,不像无机的化学药物般,具有强烈、准确的治疗特性。尽管各种植物有其特殊属性,然而精油特殊的能量,会依不同的个体和不同人的需要而自行调整。

   也许,隐藏在每个生病的过程中,我们体内都有一个与正统医学治疗原则相同的自愈过程正在进行,而芳香精油可用于抑制感染的情形,与抗生素的效果大致相同虽然我们现在仍不十分清楚芳香精油如何抑制细菌生长,但芳香精油本身的有机特性,却不会产生任何不良副作用。相较于化学药剂,芳香精油是去刺激体内本身的自愈能力,帮助身体回复健康、平衡状态。人类的身体,就如同其它生物一般,是维持在一个不断变化和活动的和谐状态中,如果没有一个控制、管理及稳定的中枢系统,则体内自行进行的种种活动,都会导致身体的不平衡,进而造成疾病的发生,这个负责控制、稳定的中枢系统,并不是大脑,我们的中枢神经也仅是其中一种维持体内和谐的管道,只有「生命力」才是真正持续并维持。   

精油——21世纪的全能药物

     中国是世界上早把芳香物质用于医药并加以系统研究的国家之一,中医自古就有“芳香开窍”的理论,并在临床上**地运用。资料记载中国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熟悉并运用芳香药物治病,名医扁鹊、华陀等都有用芳香物质——麝香等让病人“起死回生”的本领。明朝时民间已盛行用芳香(精油)植物治疗疾病,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有详细记载。土耳其民间自古以来利用玫瑰及其产品用于医治皮肤病、肠胃病、眼病、呼吸道病、妇科病等。古希腊和罗马人也知道使用一些新鲜或干燥的芳香植物,使人镇静、痛或者兴奋精神。欧洲民间在古代就用酒花枕来治疗失眠症。同中医学一样,芳香植物和精油很早以前就在希布克拉底斯医学和阿由尔贝达等传统医学中被大量使用着。希腊时代传说中的香料“麦厄菜翁香”据说可以治“任何炎症”,认为“温木孛的花精对消化不良有效,葡萄叶子做的香料可用于净化精神,白堇做的香料对胃有益”。古希腊医师们把各种芳香物质作为药来使用,依靠芳香物质熏蒸便是他们治疗疾病的一种手段。17、18世纪精油的蒸馏技术大为进步,是精油大量用于医药、化妆的时代。19世纪中叶开始,精油与药用植物一样,是不被人们当作治疗药物的时代,可是科学进步反过来又证明了精油的医疗效果。巴黎巴斯德研究所襄布鲁等人的研究报道:鼻疽和黄热病的细菌,使用芳香油可以轻而易举地加以杀灭。据报道最有效的是:肉桂油、麝香草油、苦艾油、马鞭草油、熏衣草油、广藿香油、当归油、杜杉油、白檀油、柏木油等。

     法国医生金·华涅以体液病理学说作为根据,在治疗中采用精油,并且以几种精油形成中心治疗物质,**是依靠激发肌体本身的治愈力来达到的。贝莱彻的著作将药物芳香疗法置于有根据的位置,解除了公众对精油疗效的疑虑。因为早期的“精油和芳香植物治病”基本上都建立在经验之上,有些经验不能完全被证实。在对精油抗微生物有效性的广泛作用进行分类中,贝莱彻引进了香气指数,它是将精油在一大批临床病例中抗不同微生物中等有效性测量数平均而得,按香气指数值从大到小依次排列为:牛至油、百里香油、肉桂油、丁香油、白千层油、玫瑰油、松木油、小茴香油、熏衣草油、香桃木油。这些都是常用于治疗疾病的天然精

【相关文章】